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被误解的诗词  

2013-10-13 11:27:53|  分类: 备课资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误解的五句诗词

     【被误解的五句诗词】@中国新闻网:

    ⒈"床前明月光",床,是井栏;

    ⒉"天子呼来不上船",船指"衣襟",上船就是见驾前系好衣襟;

    ⒊"落霞与孤鹜齐飞",落霞是"零散的飞蛾";

    ⒋"床头屋漏无干处",屋漏指屋的西北角,不是房子漏;

    ⒌"红酥手,黄藤酒",红酥手是一种茶点。

 

 

细数被我们误解了的十大诗词

来源:温州奥数网整理

语文升学考试中涉及到很多古诗词内容,对于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语句,我们的理解却是和正解差之十万八千里。小编特意整理了被我们误解的十大诗词,让我们一起换他们一个清白。

  贫贱夫妻百事哀

  误解:生活贫贱的夫妻,事事不称心。

  元稹悼亡诗《遣悲怀》有三首,都为名篇。其一:"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贫困生活固然有诸多不顺心,然而,从诗中所说到的在日常生活中引起哀思的几件事,可以看出诗人重在叙衷肠而不是说道理。夫妻死别人所不免,但回想当年贫贱相守,而今伊人已逝,真可谓一事一悲凄,百事皆哀感了。

  横眉冷对千夫指

  误解:横眉冷对敌人的指责与攻击。

  鲁迅《自嘲》"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此诗作于1932年10月。领导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就高度评价"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一联,认为"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 1931年2月4日,鲁迅《致李秉中》里说:"今幸无事,可释远念。然而三告投杼,贤母生疑。千夫所指,无疾而死。"是说流言猛于虎。而当时鲁迅景况窘迫,"运交华盖""、破帽遮颜",似乎,"千夫"应该理解为"敌人"。

  其实这里的"千夫"应该理解为"群众"。《汉书.王嘉传》:"里谚曰:‘千人所指,无病而死。’"里的"千人"就是"群众"的意思。另外,从词性方面来说,"千夫指"对"孺子牛",才能使对联显得工整,这是一首七律,鲁迅应该不会犯这个小错误。横眉怒对那些丧尽天良、千夫所指的人----这是鲁迅一生的真实写照----尤适用于现在的反腐。

  朱门酒肉臭

  杜甫诗"朱门酒肉臭"的"臭"一般人都理解为"腐烂发臭",其实这个"臭"就是"香",xiu臭,在古代是发出香味的意思,这两句的含义是:达官贵族的家中酒和肉发出诱人的香气,而路边还有冻死的骨头。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王昌龄的《出塞二首》(其一)被人称为"唐人七绝压卷之作",首句"秦时明月汉时关"无论时间上还是空间上都极具跳跃性,因此,很多读者未能领会作者独具的匠心。著名的诗评家沈德潜认为"诗中互文",即词句可翻译为"秦汉时的明月,秦汉时的关隘",这种解释很有见地,但仅仅停留于词语的表层意思。事实上,"明月"和"关"是描写边塞生活的乐府诗里常见的词语,在这两个词语前加上"秦"、"汉"两个时间性的限定词,顿使诗歌显得新鲜奇妙。这样落笔于千年以前、万里以外,一种雄浑苍茫的意境油然而现;而且"人未还"的"人"所指也不仅仅指当时的人们了,而是指自秦汉以来世世代代的人。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杜甫《八阵图》诗的下联"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出句写八卦石阵与诸葛亮英名不会被江水所淘尽冲走,必将永留人间,一语双关。对句突接"遗恨",不知是说诸葛亮之憾恨,还是诗人之憾恨,"失吞吴",不知是指诸葛亮生前没有把吴国吞掉,还是指诸葛亮没有能阻止刘备进攻东吴,打破了联吴抗魏的战略方针。其实按当时的历史状况,"遗恨失吞吴"真正的意思是指的是诸葛亮没有能阻止刘备进攻东吴,以至于打破了联吴抗魏的战略方针。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床,不是卧榻的意思,而作"井栏"解。

  《辞海》里明确注释,床是"井上围栏"。李白此诗作于唐开元十五年,古人把"有井水处"称为故乡。诗人置身在秋夜明月下的井边上,举头遥望,顿生思乡之情。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船,不是船只,而是"衣襟"的意思。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写了当时八位著名的诗人,其中一段专门写李白的醉态。据说,唐玄宗想召见诗仙,李白仍然保持一副很牛气的高人派头。所谓"不上船",并非不登龙舟,而是敞开衣襟,连扣子都不系。《康熙字典》里明确记载:"衣领曰船","或言衣襟为船"。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落霞",不是云霞的意思,而是指"零散的飞蛾"。

  要了解这句话的意义,当时当地的风物不可不晓。对此,宋代吴曾说:"落霞非云霞之霞,盖南昌秋间有一种飞蛾,若今所在麦蛾是也。当七八月间,皆纷纷堕于江中,不究自所来,江鱼每食之,土人谓之霞,故勃取以配鹜耳。"由此看来,"霞"不是云霞,而是一种飞蛾。另外,"落霞"之"落"并不是"飘落"的意思,"落"在句中与"孤"相对,意思当相同或相近,是"散落、零散"之义。而最近从日本的藏本来看,孤鹜的"鹜"是"雾",是由于读音相同而被误写的。

  依据日藏唐本,一些专家认为,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中,可能是"孤雾"而不是"孤鹜"。因为,落霞、秋水、长天等都是自然景观,冒出来动物"孤鹜"一词,不那么对仗。此名句,自北宋《文苑英华》本以来,两宋、明、清,历代官、坊诸本均作"孤鹜",惟见此日藏唐本作"孤雾"。雾、鹜音近,正伪难分。日藏古本写于唐景龙元年(公元707年)七月,距王勃《滕王阁诗序》面世不足32年,应最接近王勃原著原始面貌。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

  屋漏,不是屋子漏雨,而是一个方位名词——屋西北角。

  杜甫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其中"屋漏"二字历来被解释为屋子漏雨。"屋漏"其实是一个名词,它是屋内西北角的特定名称。《辞源》修订本"屋漏"条的第一个义项是:"房子的西北角。古人设床在屋的北窗旁,因西北角上开有天窗,日光由此照射入室,故称屋漏。"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所谓"红酥手"可作红润的手指,还可解释为一种点心。

  陆游著名的词作《钗头凤》,写给表妹唐婉。词中以"红酥"形容红梅蓓蕾之色,是个令人陶醉的字眼儿。陆游用"红酥"来形容肤色,便寓有爱怜之意。另有一说是点心,"红酥手、黄滕酒"等,都是桌上的饮品糕点。

 

 

被误读误解的诗词

古诗在漫长的岁月里,由于辗转传抄、音义流变等因素,会出现被后人误读误解的情况。下面举出几首妇孺皆知的唐诗,予以分析。

1、贺知章《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诗中的“衰”字是个异读字,有“shuai”和“cui”两种读音,这首诗常被选入教科书,一般都读为“cui”。读“cui”和第一句“回”押韵了,但是与第四句“来”字不押韵。而按照绝句押韵的要求,应当是第二句、第四句的最后一个字押韵。所以“衰”字在这里应当读“shuai”而不是应当读“cui”。再说唐代“回”的韵母很可能就是“uai”,这一点由形声字“徘徊”的“徊”可以看得出来。
2、张继《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父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诗中的“乌”何所指?有的解释成“乌鸦”,有的解释成“乌鹊”,有的未作解释,如谓“树上的栖乌大约是因为月落前后光线明暗的变化,被惊醒后发出几声啼鸣”,其实诗中的乌应当指乌臼,乌臼的特点是黎明即啼,因此又称黎鹊。如南朝乐府民歌《读曲歌》:“打杀长鸣鸡,弹去乌臼,愿得连冥不复曙,一年都一晓。”《乌夜啼》云:“可怜乌臼,强言知天曙。无故三更啼,欢子冒暗去。”皆足以说明乌臼黎明即啼的特点。所以这首诗采取了倒叙的手法,第一句说黎明没有睡着,第二句说夜泊枫桥时没有睡着,第三、第四两句说夜半没有睡着。据傅璇《张继考》,可知张继在安史之乱后,曾流寓吴中,则诗人在枫桥夜泊时所表现出来的深深的忧愁,既有羁旅之愁,又有家国之忧了。
3、李白《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首诗历来被认为是写月夜思人的绝唱。据乾隆二十三年《李太白集》王琦注本,这首诗文字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到乾隆二十九年无锡蘅塘退士孙洙夫妇编纂《唐诗三百首》时,这首诗被改成现在这个样子。诗经改动后,李白本来站在窗外“看月光”和“望山月”,引发乡愁,被拉回室内。其实李白笔下的“床”是指门外水井的栏杆,而不是专门用来指专门卧室内睡觉的地方。

古时水井周围,为防止儿童追逐嬉戏,误入水中,而围以栏杆或篱笆。李白诗中的“床”字当指庭院中的井栏,而非室内睡觉的床,唐时供睡觉的地方应该叫“榻”。李白另一首名作《长干行》,也有个“床”字:“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首诗中的“床”字显然也不能解释成睡觉用的床,因为卧室隐秘,狭小,不是小孩子们玩耍的地方;而且床一般依墙而放,孩子们也无法围绕着它玩。所以此床非彼床也。

 

4、王之涣《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竺可桢从地理学的角度对这首诗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受到了周培源的肯定。因为翻开地图,玉门关与黄河隔着祁连山、野马山、托来山、野马南山等等,两者相距一万六千五百多公里,确实关系不大。就版本而言,《文苑英华》、《唐诗纪事》等许多较早的本子仍做“黄沙直上白云间”,如叶景葵云:诗句有一字沿讹,为后人所忽略者。如王之涣《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古今传诵之句也。前见北平图书馆新得明铜活字本,“黄河”作“黄砂”,恍然有悟。盖本作“沙”,讹作“河”,草书形近之故。今检此本亦作“砂”,所据必为善本。向读此诗即疑“黄河”两字与下三句皆不贯串。此诗之佳处,不知何在?若作“黄沙”,则第二句“万仞山”便有意义,而第二联亦字字皆有着落。第一联写出凉州荒寒萧素景象,实为第三句“怨”字埋根,于是此诗全体灵活矣。

5、《诗经》中的“君子”

 

    《诗经》中出现的“君子”一词究竟有无讽刺涵义?对此,吴小如先生有意识地进行过调查研究。据吴小如称:调查研究的结果,不仅《诗经》中所有用“君子”的地方,这个词不含贬义;甚至凡我读过的先秦古籍,其中所有用“君子”的地方,也无一处含贬义。这样我就自然而然得出一条结论:《诗·伐檀》中的“彼君子兮,不· 素餐兮”两句,一定不是诗人在讽刺统治者(或剥削者),而是在他理想中希望有个不素餐的统治者, “君子”在诗中还属“正面人物”。(摘自《积累和思考》,《书廊信步》,辽宁教育出版社,1995,240页。)

 

6、白居易《琵琶行》中的“思”

 

    白居易《琵琶行》:“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有的注解说:“声声思,一声声都含有哀怨的情思。”(十三校编《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上册,页375)这是以情思释思字,未为确诂。思字古有忧、愁、悲、哀之义,声声思即声声悲、声声哀。

 

    《诗·大序》:“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文选》卷十九张华《励志》诗:“吉士思秋。”李善注云:“思,悲也。”《淮南子·缪称篇》:“春女思,秋士悲。”思、悲对文,则思即是悲。

 

    《文选》卷十八成公绥《箫赋》:“情既思而能反,心虽哀而不伤。”思、哀对文,则思即是哀。陈子昂《宿空舲峡青树村浦》:“客思浩方乱,州浦寂无喧。”思一作愁。(《全唐诗》册二,页912,中华书局1960版)

 

    张说《南中别陈七李十》:“画愁南海,离驹思北风。”(《全唐诗》册二,页952)愁思对文,明思有愁义。

 

    李白《天马歌》:“愿逢田子方,恻然为我悲。”悲一作思。(《全唐诗》册三,页1684)李群玉《长沙紫极宫雨夜愁坐》:“春灯含思静相伴,雨夜滴愁更向深。”(《全唐诗》册九,页6599)思、愁对文,明思有愁义。《洛阳伽蓝记》卷一引北魏庄帝五言诗:“思鸟吟清风,哀风吹白杨。”

 

    思、哀对文,则思即是哀。凡此,均足证明思字古有悲、哀、愁、忧之义。但是思字这一古义在现代汉语中已经消失,注家为思字的今义所惑,于是训“声声思”的思字为情思,又觉得未妥,复添哀怨二字以足其义,殊不知这样一来,却又犯了增字为释的毛病。究其致误之源,即在于训诂方面欠妥。

(摘自《训诂学》,郭在贻,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10月第一版,27页)
莫砺锋:《静夜思》中国版“山寨说”言过其实
2009-02-16 张 楠扬子晚报

 

《静夜思》“日本版更接近李白原文”的说法不确

 

莫砺锋不赞成“篡改说”

 

  有关一位在日本读书的华裔初中生的惊天发现——《静夜思》在日本流传的版本与中国的不同,日本版可能更接近李白的原文,这甚至给部分国人带来了某种文化焦虑——千古传诵的名篇《静夜思》的本来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对此,南京大学教授、《百家讲坛》之《诗歌唐朝》主讲人莫砺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静夜思》拥有众多版本,如今我们已经说不清楚哪个版本更接近原本,所谓的新发现早就是学界皆知的常识。现今通行的版本即使遭遇“山寨”,大家也大可不必焦虑,不妨遵循1300年来读者的“集体选择”。

《静夜思》历来版本众多

  据报道,日本的语文资料显示,脍炙人口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应该是“床前看月光……举头望山月……”由此,所谓这首诗“在日本是原文,中国则是明朝以后为普及诗词而改写的山寨版”、“有些东西在中国失掉或者改变,反而在日本保留了原样,让中国人重新发现自己的古代文化”、“山寨版的《静夜思》在山寨文化盛行的中国得以传播至今,并视为理所当然,无疑是一种悲哀”等看法纷纷出炉。就在这些说辞引发震动的同时,业界专家对此不以为然。

  莫砺锋认为,所谓“篡改说”、“山寨说”实在是言过其实。同类争议在王之涣诗《凉州词》中也存在。中国通行版《凉州词》与“日版”《凉州词》两相对照,广受称道的“春风不度玉门关”在“日版”中成了“春光不度玉门关”。实际上,由于手抄本流传,从北宋开始印刷出版的中国文学版本众多,佚文也随处可见,在很多校注版本中都会详细列出。对此,他十分赞同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引驰的说法,“《静夜思》四句诗,至少有50种不同版本,并且你很难知道哪一种抄本更接近‘原本’。我们现在熟知的‘举头望明月’版本是在明代确定下来的。”

千百万读者参与“篡改”

  “有人发现了版本差异就引以为重大发现,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不仅这是学界的常识,对普通百姓来说,也不应该产生什么影响。”莫砺锋表示,有关版本上的考证与争议,本来就是学界的本分,民众没必要过多纠缠。“从大家接受的角度来说,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在学术上进一步深入。但从普及传统的角度来说,大家遵循通行的版本就好了。”莫砺锋在《百家讲坛》进行唐诗普及时,选取的也是大家熟知的版本,“所谓的‘篡改’不是一个人任意妄为的,而是长久以来的集体选择。古诗流传的历史,也是读者参与创造的过程,大家觉得这样更美,更朗朗上口,是千万百读者共同选择了这个版本。”今人读到的《静夜思》已经不仅仅是一首“唐”诗,它其实凝结了13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人的审美创造,后人应该抱以尊重的态度。

  引发争议的“日本发现原版《静夜思》”在一些学者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这源于对李白诗歌版本众多这一常识普及不够。因此,有学者表示,国人对文史知识的缺失应引起深思,我们要意识到普及文史知识的必要,对博大精深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存有敬畏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85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