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男子弃北大读技校:遵父命上北大没兴趣痛不欲生  

2014-11-18 16:01:55|  分类: 高考范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子弃北大读技校:遵父命上北大没兴趣痛不欲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彭燕 吴雪阳

2015新作文素材:男子弃北大读技校

周浩在比赛中

11月4日,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决赛开幕式在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举行。在会场,一个看起来很沉稳的男孩代表参赛选手进行宣誓,他的一举一动时刻吸引着媒体记者们的眼球。他就是周浩。

周浩有足够让人惊讶的经历。3年前,他从北京大学退学,转学到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从众人艳羡的高材生到普通的技校学生,从北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人才储备军到如今还未就业的技术工人。这样的身份转变,就足以让人不敢相信。周浩这样做了,并且谈起当年的决定,“毫不后悔,很庆幸”。

遵父命上北大 没兴趣痛不欲生

2008年8月,顶着如火的骄阳,周浩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

在当年的高考中,周浩考出了660多的高分,他是青海省理科前5名。本来他想报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但这个想法遭到了家人老师的一致反对,父母觉得这样高的分数不报考清华北大简直就是浪费,高中班主任也一直希望他能报考更好的学校。“我从小就喜欢拆分机械,家里的电器都被我重装过。在航空航天大学,有很多实用性的课程,这比较对我的胃口。”但是,周浩最终还是妥协了,“当时还小啊,再有主见也还是听家长的。”没想到,当年的妥协竟困扰了他两年多。

到了北大,周浩以为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会习惯这里的生活。事实证明,他错了。

大一上学期,周浩努力地适应一切,浓厚的学习氛围、似乎永远也上不完的自习、激烈的竞争环境……从小就喜欢操作和动手的周浩开始感受到了不适应。到了第二学期,理论课更多了,繁重的理论学习让周浩觉得压力很大。“生命科学是比较微观的一门学科,侧重于理论和分析,操作性不是很强。而我又喜欢捣鼓东西,喜欢操作。所以我们互相不来电。”

没有兴趣的专业让周浩痛不欲生,每天接受的都是纯粹的理论更让他头脑发胀,对于未来也变得非常迷茫:“不喜欢学术,搞不了科研,但是生命科学系的很多学生未来几乎都会读研究生,这样的路并不是我想走的。”于是,周浩学习开始不那么积极了,不再像刚入大学那会儿跟着室友一起去上自习,“越来越迷茫,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儿。”就连作业,周浩也不再认真完成,每次都是敷衍了事。

一开始,周浩觉得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适应环境的能力太差。于是,他试了各种办法让自己习惯这种学习氛围。

同学告诉他可以尝试去听工科院系的课程,从中找到自己的兴趣。他便去旁听北大工科院和清华工科院的课,却发现这些课基本上也是纯理论,而实践操作课只有工科院本院的学生才能去上。然后,他开始谋划转院。但是在北大,转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转的院和所在的院系公共课要达到一定的学分才能转院。周浩想转的工科院和他所在的生科院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周浩知道转院这条路终究是走不通了。接二连三地遭受打击之后,周浩开始陷入了绝望。

休学一年体验人间冷暖 选择转校艰难说服父母

第一年的尝试失败了,于是,他决定大二先休学一年。到了深圳,周浩觉得自己应该认真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

休学期间,他当过电话接线员、做过流水线工人,没有一技之长又不擅长交际的周浩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对于人间冷暖有了初步的体会,大家不会因为你是大学生就尊重你,就会多给你一次尝试的机会。”周浩以为初入社会的挫败感让自己能喜欢上北大的生活,静下心来学习,能再次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专业。

然而,重新回到校园的时候,周浩有了比以前更大的不适应感,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学习这门专业。 “现在看来,我休学一年所做的思考基本上都是失败的”,周浩苦笑道。

在旁听、转院、逃避都没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周浩开始打起了转校的“算盘”。从大一开始,他就已经在网上对中国的一些技师学院进行了了解,并且还翻墙去看德国数控技术方面的网站,对比了中国与德国这方面的差距,初步对中国的数控市场进行了判断。“我觉得中国是比较缺知识技能复合型人才的,就像德国很多技术工人都是高学历,而中国的技术工人基本上都学历不高。”

了解了自己高学历的优势,周浩开始选择适合他的学校。“在网上搜到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它的水平在行业内是领先的。既然想学点技术,尤其是数控技术,那这里就是最好的地方。”

从北京大学退学,要去一个听都没有听过的技术学校,这样的想法一定是疯了!当时,周浩身边的亲戚朋友同学都这样认为。父亲知道周浩的想法以后非常反对,打了很多电话劝他,让他再坚持坚持。父亲劝不动周浩,意识到儿子是认真的以后,父亲开始妥协。“他开始退让,同意让我转到父亲所在的深圳大学,就是不让去技校。”

周浩却坚定了去技校,“北京大学这样在国内算是比较自由的学府都没有给予自己希望,那么去别的学校万一又出现同样的问题呢?难道到时候又转校吗?”周浩觉得要找一个可以真正学到技术的学校。

周浩从小和母亲关系很好,几乎无话不谈。于是,周浩决定先说通母亲支持自己。在知道周浩在北大的经历以后,母亲震惊了,她没想到儿子在人人向往的北大竟然过得这么痛苦和压抑。她决定帮助儿子摆脱烦恼。终于,在母亲的劝说下,父亲同意了周浩的决定。

在得到父母的支持以后,周浩觉得自己离梦想近了一大步。“我一直比较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如果一辈子都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你的一生就毁了。”周浩说:“如果我过得很精彩,总有一天,可以证明给当初质疑自己的人看。”

转校成功拾回学习热情 不后悔选择淡定面对未来人生

2011年冬天,周浩收起铺盖从海淀区到了朝阳区,从北大到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开始了人生新的起点。

对于北京工业技师学院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你想想,为了增加生源,我们学校给农村户口的孩子减免学费,却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这样一个北大学生的到来,当然是很惊天动地了”。学校党委副书记仪忠谈起自己的得意门生很自豪:“考虑到周浩之前有一定的操作基础,学校没有让他从基础课学起。为了让周浩接受更大的挑战,他直接进入了技师班,小班授课,并且给他配了最好的班主任。”这种小班式、面对面地和老师交流,让他找到了很强的归属感。

除了学院的培养,找到兴趣点后的周浩重新拾回了对学习的热情,这让他在这里得以大显身手。“大学的生活很散漫,而技师的生活就是‘朝八晚五’,一切都靠自律。”实验室十几台瑞士进口的数控机器,老师面对面的亲自指导,直接上手的机器操作,这一切都令周浩兴奋不已。由于之前没有接触过数控技术,而别的同学都已经学了两年,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他学得格外认真,“每天都把老师教过的技术重复练习,有不懂的就及时问。”很快,周浩便成了小班中项目完成速度最快、质量最好的学生。

周浩的努力没有白费。凭借北大的理论基础和北京工业技师学院的技术学习,周浩慢慢朝着自己努力的知识技能复合型人才的道路发展,他成为了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尽管有很多企业向周浩伸出橄榄枝,但对于未来,周浩有自己的设想,“现在还不想就业,我还是想继续深造,对数控技术了解得越深我就越觉得自己学的太少,还是要再多充充电。”

“我所学的技术在人们的生活中起着很大的作用,我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而且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人只要在适合自己、自己感兴趣的岗位上工作,都会很强大的!”周浩说


周浩弃读北大转读技校能否形成“鲶鱼效应”

2015新作文素材:男子弃北大读技校

  3年前,周浩从北京大学退学,转学到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从众人艳羡的高材生到普通的技校学生,从北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人才储备军到如今还未就业的技术工人。除了学院的培养,找到兴趣点后的周浩重新拾回了对学习的热情,这让他在这里得以大显身手。周浩谈起当年的决定,“毫不后悔,很庆幸”。(11月17日中国青年报)

  的确,在不少人看来,周浩从北京大学退学转而就读北京工业技师学院,由令人羡慕的名校大学生变成了普通技校的学生,这样的嬗变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但周浩不后悔他的另类选择,因为他在技校内找到了学习的乐趣。

  学习本应该是快乐的,可放眼当下的中国学生,无论是在中小学就读还是在大学深造,有多少学生感受到学习的快乐呢?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学生没有多少自主选择权,被老师和家长逼着学,某种程度上讲,学习成了痛苦的煎熬。周浩当年报考北大,其实是父母和老师的合力“逼迫”,觉得他的成绩就应该上北大或清华,否则就是人才浪费。可周浩的父母及老师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周浩是一个动手能力极强的孩子,他所感兴趣的恰恰是一些实践的知识、操作的技能。事实证明,周浩在技校里找到了用武之地,他学得很快乐、很充实,也很成功。

  北大或清华的名校光环,让多少人羡慕、激动和如此如醉,在这样的现实语境下,不少孩子被逼着去冲刺北大或清华。诚然,孩子能上北大或清华,是一种成功的象征,但孩子上普通院校甚至职业学校,不一定就代表不成功。新时期,我国也涌现出诸如许振超一类的金牌蓝领工人,他们以骄人的成就令社会为之瞩目。

  家长也好老师也罢,应该转变带有偏见和功利的人才观,让孩子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让他们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努力寻找学习的快乐。周浩弃读北大转读技校,能否形成一种宝贵的“鲶鱼效应”呢?(长江网钱桂林)

弃北大读技校,桀骜不驯还是因材思教
 来源: 多彩贵州网 作者: 落雨村  
2015新作文素材:男子弃北大读技校
  11月4日,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决赛开幕式在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举行。在会场,一个看起来很沉稳的男孩代表参赛选手进行宣誓,他的一举一动时刻吸引着媒体记者们的眼球。他就是周浩。2008年8月,顶着如火的骄阳,周浩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一年后他却因为学校繁重理论课与自己兴趣相悖而选择休学。2011年冬天,周浩收起铺盖从海淀区到了朝阳区,从北大到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开始了人生新的起点。(11月17日人民网)

  名校在师资、人文环境、地理环境方面占有绝对的优势,其次因着名校效应与号召力,学生整体素质较高。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上对名校效应释义说道,目前社会上存在一种现象,由于名校的力量、声誉等影响,而使与之相关的一些事物受到关注或较特殊的看待。从幼儿园到大学,教育的各个阶段都存在着名校,而名校的存在可能影响教育相关机构(如与名校有合作关系的其他院校或教育培训机构等),出版业(如与名校挂钩的教辅出版物等),房地产业(如名校周围房屋销售、销售价格、出租等都可能高于其他地区),学生就业(名校学生更易受到用人单位青睐),还对其他更多领域有所影响。名校效益表现了社会大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和渴望,同时也存在着许多盲目和不理性。

  从哲学的角度而言,理论必须和实践相结合,因为一方面,实践只有在科学理论的指导下,才能达到改造客观世界的目的,另一方面,理论只有同实践相结合,才能得到检验和发展,才能变为物质力量。再好的理论如果不和实践相结合,也是毫无意义的。学生作为互不相同的个体在学校读书,追求新的知识,每个人的兴趣爱好自然互不相同,“因材施教”正是根据学生的差异,找到适合每个个体的教育方式,让个体发展的更为合理。当前的应试教育虽然是最符合当前社会模式的教育方式,但是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拥有实际的操作能力显得更为重要。

  就北大学子周浩弃北大读技校事件,还需要用理性的眼光看待。不是每个人都有资质“桀骜不驯”,切不可盲目跟风。社会更不可偏激的认为教育制度的不合理,毕竟类似事件是片面而非整体。总而言之,笔者认为“因材施教”﹥“重理论轻实践” 。个人也可以在学习过程中进行自我调节。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