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2014-10-29 09:46:07|  分类: 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ba7a51b40102vcvb.html

看碑刻比拓本更清晰,能真切的感受到大师用笔的轨迹和状态,甚至一些拓本根本表达不清的,非常细微的补笔、错笔、调峰以及牵丝映带能都看的清清楚楚,这是日本书法研究者荒金大琳先生同他儿子荒金治一同整理、研究的雁塔圣教序论文,通过大量的图片对比,揭示了褚氏百炼钢化作绕指柔的神奇用笔之道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原石影印----日文版高清扫描(上)

这本《唐褚遂良书雁塔圣教序》,文物出版社出版。作者是日本的荒金大琳先生同他儿子荒金治一同整理的。再次详细翻看这本书,竟然如受了禅宗的“当头棒喝”,一下子灵台清明,却也感慨万千!

荒金大琳在序言中说,当年杨守敬先生在日本,曾经与日本书道学会的名人大家们用简单的手势共商书法,也谈到了雁塔圣教,可惜没有留下史料。【杨守敬(1839~1915),1880年至1884年任驻日钦使随员,杨守敬的书法、书论驰名中外,于楷、行、隶、篆、草诸书俱长,撰有《楷法溯源》、《评碑记》、《评帖记》、《学书迩言》等多部书论专著。在日本期间,杨守敬以精湛的汉字书法震惊东瀛,折服了许多书道名家。他还应邀讲学、交流书艺,且收录弟子,在当时的日本书道界括起了一股“崇杨风”,其影响至今犹存。】

荒金大琳先生曾经多次申请实地观看西安的大雁塔,但是一直未能如愿,后来经过上海对外友好协会和陕西文史方面的友好人士共同努力,他终于看到了锁在锈迹斑斑铁门中的雁塔圣教序原碑。

日本人的专业素质、敬业精神、治学水平当真可以算是世界一流的,从帖子上的图片可以推断出,荒金大琳携带了超高精度的相机,拍下了雁塔圣教序两块碑。回到日本后,他竟然把每一个字都放大到A4纸一般大,一个一个字的研究,发现了一个惊人秘密:褚河南书写的雁塔圣教序,涂改的痕迹多达1400多处!

我看到这里,忍不住用手抚摸着这些精度极高的照片,思绪一下回到了1400年前,李世民遗命:长孙无忌、褚登善为顾命大臣。褚的书法,高妙之极,楷书大家颜真卿、柳公权的笔法之中,或多或少都有他的笔法影子。雁塔圣教序作为他的名作、代表作,竟然有如此之多的修改之处,若非荒金大琳有些傻气地研究,这个秘密恐怕要误尽苍生。

展阅国内书法帖子,善本少之又少,印刷得模糊不清的帖子,价钱竟然高得令人咋舌。我在临习雁塔圣教序的时候,购买了一本国内某出版社仿照(其实应该是翻印)日本二玄社的版本,很清晰了,当时就在同老师探讨,雁塔圣教序中,许多笔画不合常理,一笔常常写作两笔甚至三笔,不得其解!现在看来,当然是修改之处了。

学书多有误人之处,就像遇到人一样,遇人不淑,当损害自身,遇书不淑,必当损害自身修为。幸得荒金大琳先生布下此功德,然而心下却也很不是滋味,这个功德,日本人得了去,可惜了!阿弥陀佛……

按:荒金大琳先生,日本九州大分县书道学会理事长。在大学学习时,每周临帖习字要用2000张大字纸!毕业后,他又拜书法界元老金子鸥亭为师。为了到金子家中求教,他每月一次从大分乘飞机到东京,坚持了12年。现在,大琳是别府大学书道副教授、每日书道展评审委员。他的老师都说,他是为书道而活着的人。荒金大琳的长子荒金治,大学毕业后曾到北大历史系留学,对书法史有兴趣,课余在学篆刻。
从70年代起他数十次到中国各地旅行。荒金父子为去看一块有名的石刻,在中国陕南陡峭的山道上跑了好几天,终于如愿以偿。感叹啊……真是上阵父子兵!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