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涂岭古街漫道行  

2014-10-30 19:43:09|  分类: 个人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月29日《泉州晚报》http://szb.qzwb.com/qzwb/html/2015-01/29/content_83426.htm


涂岭古街漫道行
□张传忠
涂岭古街漫道行 - 轻帆疾风 -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涂岭古街

在“北通省会,南抵厦泉漳”的古代“官马大道”上的一个小镇,如今依然保存着一条横贯南北的明清古街,一家紧挨着一家的店铺,仿佛在诉说着当年的喧嚣与繁华,圆滑斑斓鹅卵石铺就的街道、砌成的房屋,依稀可见明清时期的风情民俗,这就是历经几百年历史的泉港区涂岭古街。

这条古道南起涂岭中心小学,北至涂岭镇政府旧址,横贯南北,长约1公里,宽约七八尺,蜿蜒狭长,全部用各色鹅卵石铺就,密密匝匝、平整圆滑、色彩斑斓,颇具特色,两边是一家紧挨着一家的错落有致的明清建筑。古官道两侧散落着诸多剃头、缝纫、箍桶、打铁之类的小店铺、小作坊。红砖、红墙、红瓦,屋顶翘脊的古民居重重叠叠鳞次栉比,彰显着独具闽南侨乡特色的建筑风格。

古街的旁边,至今仍保存一座完好的古驿站。古驿站由驿馆、驿埕、洗马池等组成,前院为迎宾院和门卫居住地,后院为办公和驿丞居住地,其他为驿信兵宿舍和马厩,规模相当宏大,似乎还能窥见昔日门前宾客济济、车马喧嚣的踪迹。街旁的两口古石井,至今仍流淌着源源不断的清泉,甜美爽口,滋养着几十户古街居民。

走在古街头,耳畔回响着叮咚作响的马蹄声,仿佛置身于喧嚣的古街口,南来北往的官商庶旅,舟来车往,熙熙攘攘,一片繁荣富庶的景象。思绪回到明清时代,想象着当时赴京城赶考的举子、来来往往的文人墨客、进进出出的坐轿或骑马的文武官员、疾驰而过的马蹄声,一队队驮着丝绸、瓷器、铜器的马队和商贩的南腔北调以及门庭若市的商铺客栈,相映成一幅繁荣富庶的明清生活风俗图。鹅卵石铺就的石巷、土石垒砌的古屋阁楼,见证沧桑岁月的驿站、商铺,深幽冰凉的百年古井以及石巷里徐来的清风,裹挟着色彩浓厚的明清时代风情,俨然一幅古色古香的市井画卷。漫步古街,恍如隔世,一股挥之不去的历史情思,一丝甜蜜而忧伤的乡愁慢慢从心底深处弥漫开来。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时代变迁,新的国道324线东移修筑,古官道上一时失去了昔日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当年在这里上演的一幕幕故事,如今已成追忆。昔日的雕梁画栋已经斑驳陆离,红墙绿瓦仅存残垣断壁,当年繁华的场景已被风雨剥蚀,这里凝固的只是清幽以及无字的史诗。

多少年过去了,涂岭古街依旧,依旧固守着当年的风貌,成为一幅千秋不朽的古画。品味涂岭古街,其实就能够联想到泉州历史文化古城诸多古代官吏、文人墨客千古流芳的故事,宋朝蔡襄,明末王忠孝,清朝李光地……都曾从容地踏上这条古道古街,经历人生的风雨坎坷,承载文明古国复兴的历史责任。在风雨如晦的革命战争年代,古街记录着先驱者的踪迹,见证着血雨腥风的艰苦岁月。一条古街,记载着沧海桑田的巨变,承载着多少古早味的记忆,撩起了一缕缕轻烟似的乡愁……

沐浴暖阳,漫步探寻着即将消失的古街道,探寻着鲜为人知的古早味。从涂岭镇南部的驿坂村,沿着古驿道向北行走,一直到最北面的白潼村,一个个看似平凡不过的地名,都有一段段动听的历史典故。在驿坂村,明洪武年间设置的邮亭虽难觅踪影,供往来官员憩息的驿坂铺却还依稀可辨。驿坂村之北的路口村,由于地处古驿道的十字路口而得名。古驿道从打珠溪中游经过的地方,架有一座“无量桥”,有村民在溪桥前建居,便取名溪头,一个个地名隐含着历史的悠远。

走出古街一两百米,就是车来车往的福厦路和涂岭市场。明清时的涂岭古街道、曾经红火的革命老区正在书写着时代嬗变的旋律,焕发出古老与现代交织辉映的神奇色彩。





涂岭古街漫道行

泉港区第二中学    张传忠

 

在“北通省会,南抵厦泉漳”的古代“官马大道”上的一个小镇,如今依然保存着一条横贯南北的明清古街,一家紧挨着一家的店铺,仿佛在诉说着当年的喧嚣与繁华,圆滑斑斓鹅卵石铺就的街道、砌成的房屋,依稀可见明清时期的风情民俗,这就是历经几百年历史的泉港区涂岭古街。

这条古道南起涂岭中心小学,北至涂岭镇政府旧址,横贯南北,长约1公里,宽约七八尺,蜿蜒狭长,全部用各色鹅卵石铺就,密密匝匝、平整圆滑、色彩斑斓,颇具特色,两边是一家紧挨着一家的错落有致的明清建筑。古官道两侧散落着诸多小杂货及剃头、裁缝、箍桶、打铁之类的小店铺、小作坊。红砖、红墙、红瓦,屋顶翘脊的古民居重重叠叠鳞次栉比,彰显着独具闽南侨乡特色的建筑风格。富庶大户人家规模恢弘壮观的“七开间”两旁厢房并排的古大厝,屋内雕樑画,古朴华丽。古街的旁边,至今仍保存一座完好的古驿站。古驿站由驿馆、驿埕、洗马池等组成,前院为迎宾院和门卫居住地,后院为办公和驿丞居住地,其它为驿信兵宿舍和马厩,规模相当宏大,似乎还能窥见昔日门前宾客济济、车马喧嚣的踪迹。在古街的中段,有一座“陈公修路功德碑”,记载着惠安乡贤陈文辉在清乾隆九年重修古街的历史。街旁的两口古石井,至今仍流淌着源源不断的清泉,甜美爽口,滋养着几十户古街居民。

走在古街头,耳畔回响着叮咚作响的马蹄声,仿佛置身于喧嚣的古街口,南来北往的官商庶旅,舟来车往,熙熙攘攘,一片繁荣富庶的景象。思绪回到明清时代,想像着当时赴京城赶考的举子、来来往往的文人墨客、进进出出的坐轿或骑马的文武官员、疾驰而过的马蹄声,一队队驮着丝绸、瓷器、铜器的马队和商贩的南腔北调以及门庭若市的商铺客栈,相映成一幅繁荣富庶的明清生活风俗图。鹅卵石铺就的石巷、土石垒砌的古屋阁楼,见证沧桑岁月的驿站、商铺,深幽冰凉的百年古井以及石巷里徐来的清风,裹挟着色彩浓厚的明清时代风情,俨然一幅古色古香的市井画卷。清幽、狭长的鹅卵石,似乎诉说着一个时代的兴盛繁华。这里的一石、一砖、一墙、一瓦以及瑟瑟的墙头草都有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和传说,沉淀在岁月的长河中流淌至今。漫步古街,恍如隔世,一股挥之不去的历史情思,一丝甜蜜而忧伤的乡愁慢慢从心底深处弥漫开来。古街两边如今还散住着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闲适的老人坐倚门前,打发着一段悠闲的时光。不知不觉中就走到路的尽头,耳边传来了清脆悦耳的歌声,“我把小树苗栽到春天的故事里,我把小蜻蜓送回夏天的目光里,我把小鸽子放飞在秋天的歌声里,我把小雪人堆在冬天的童话里……”原来是中心小学的合唱团在演唱着《童心是小鸟》,甜美的歌声仿佛又带回到童年的梦幻中……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时代变迁,新的国道324线东移修筑,古官道上一时失去了昔日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当年在这里上演的一幕幕故事,如今只成追忆。昔日的雕梁画栋已经斑驳陆离,红墙绿瓦仅存残垣断壁,当年繁华的场景已被风雨剥蚀,这里凝固的只是清幽以及无字的史诗。

多少年过去了,涂岭古街依旧,依旧固守着当年的风貌,成为一幅千秋不朽的古画。品味涂岭古街,其实就能够联想到泉州历史文化古城诸多古代官吏、文人墨客千古流芳的故事,宋朝蔡襄,明末王忠孝,清朝李光地……,都曾从容地踏上这条古道古街,经历了人生的风雨坎坷,承载着文明古国复兴的历史责任。在风雨如晦的革命战争年代,古街记录着先驱者的踪迹,见证着血雨腥风的艰苦岁月。一条古街,记载着沧海桑田的巨变,承载着多少古早味的记忆,撩起了一缕缕轻烟似的乡愁……

合着暖阳,漫步探寻着即将消失的古街道,探寻着鲜为人知的古早味。从涂岭镇南部的驿坂村,沿着古驿道向北行走,一直到最北面的白潼村,一个个看似平凡不过的地名,都有一段段动听的历史典故。在驿坂村,明洪武年间设置的邮亭虽难觅踪影,供往来官员憩息的驿坂铺却还依稀可辨。驿坂村之北的路口村,由于地处古驿道的十字路口而得名。古驿道从打珠溪中游经过的地方,架有一座“无量桥”,有村民在溪桥前建居,便取名溪头,一个个地名隐含着历史的悠远。

走出古街一两百米,就是车来车往的福厦路和涂岭市场。近年来,涂岭小城镇建设日新月异,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乡村旅游设施日趋完善。这里汇聚了樟脚古民居、虎岩山、笔架山、观音山等丰富的自然山水资源,开发了红星生态园、绿笛山庄、小坝蒙古族特色乡村等多样化生态休闲旅游,连串成珠,熠熠生辉。从“玉笏朝天”到“伏虎胜境”,从樟脚古民居到小坝蒙古特色村寨,从农耕生态园到绿色休闲山庄,生态休闲旅游资源亮彩纷呈。今日之涂岭,绿树成荫,茶果飘香,天蓝水清,风景宜人,成为名副其实的“泉港后花园”,成为都市居民假日游的首选之地。每到桂花飘香的季节,一年一度的涂岭猪脚美食节吸引着海内外慕名而来的食客,争相一饱口福,回味着曾经年节才有的喜庆风味。明清时的涂岭古街道、曾经红火的革命老区正在书写者着时代嬗变的旋律,焕发出古老与现代交织辉映的神奇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