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为青少年打开“语文新空间” 光明网  

2016-12-06 21:35:42|  分类: 高考范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青少年打开“语文新空间”

 

光明网

 

【导读:在近几年的高考改革中,“语文”成了改革重点。根据北京教育考试院公布的中高考改革方案,从2016年起,北京高考语文由150分增加至180分,由此可以看出语文“权重”在明显增加,而作为语文考试中分值最大的“作文”,自然受到老师、家长与学生的重视。】

 

近日,一场以“唤醒语文的耳朵”“破门越界——打开语文新空间”为主题的高峰论坛在北京大学举行。与会专家针对“新媒体时代的青春写作”“中学语文教学改革”“今天如何写作文”等热点问题发表了各自观点。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教授的发言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他认为,培养语文素养和“拿高分”并不冲突。学生有他们自己的“语文生活”和“语文圈子”,这个圈子通常由“课外书”“网络”等与学习无关的事情组成,但往往这些才是让语文能力成长、滋生创意的重要土壤。会后,记者就语文写作问题采访了温教授。

 

作文教学如何摆脱重重“套路”

 

记者:当下的中学作文教学中,往往教学生模拟抄写,用记套路、背范文的方法来对付高考。请问对此现象,您是怎么看的?

 

温儒敏:毫不夸张地讲,现在很多学校的高中作文教学是“全线崩溃”,语文课特别是写作课的学习几乎完全指向高考。尽管这些年的高考语文试卷体制也有许多改进,越来越重视考试能力,但毕竟是考试,竞争激烈,在一线教学中,往往考什么就学什么,教学内容沦为应试技巧,谁背得多、套路运用得熟,就容易得高分。教师功利地教,学生就只能功利地学。我特别要指出,这跟高考作文评分的“趋中率”畸高也大有关系。作文评分一般分4等,据某省高考语文阅卷的调查,近四五年来,二等作文普遍占75%~80%,一等只占8%~10%,满分作文凤毛麟角。其他省区市情况也大致如此。这就给一线教学以错误的信号:语文特别是作文的学习,再用功也很难考高分,不怎么学也不至于落入三、四等。这种畸形的考分等级分布,在其他学科很少见,对考生也很不公平,对中学语文教学更是造成了非常消极的影响。有些中学干脆让“不拿分”的语文给其他学科“让路”,语文学科正在日趋边缘化。为什么语文教学特别是作文教学质量总是难以提高?这恐怕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记者:据了解现在的中学语文教学越来越不重视文学和审美的教育,作文课也几乎全是写议论文,很少写记叙文、抒情文。为什么会有这种偏向?

 

温儒敏:你说的情况是存在的。我曾在一个会上发言说,语文考纲调整,将有积极的导向性,发挥高考“指挥棒”正面的“指挥”作用,有针对性地解决语文教学实践中普遍存在的某些问题。这其中就包括教学中轻视文学审美教育的偏颇。比如,以往试卷现代文阅读部分有“文学类文本阅读”和“实用类文本阅读”两个模块,要求考生二选一。由于“文学类文本”阅读能力更需要长期的熏陶与积累,很难“速成”,因此,历年高考选“文学类文本”的考生很少,许多学校也都不重视“文学类文本”的教学,甚至基本放弃这方面的学习。而从人才培养的语文综合素质要求看,不光要有语言运用能力,以及与此相关的对信息筛选的能力、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也要有审美鉴赏的能力。无论从考试的角度还是从学生整体素质培养的角度,都必须重视文学和审美教育。

 

作文写出“创意”有多难

 

记者:就青少年写作的内容和形式来看,您觉得最缺少的是什么?还有,您怎么看待“创意写作”?

 

温儒敏:因为作文教学不到位,学生普遍的写作水平下降。显著的表现就是“套式化”和“文艺腔”,缺乏创意。前不久我参加了2017第四届“北大培文杯”创意写作大赛的启动仪式及高峰论坛,看到了曹文轩主编的优秀作品集《倾听未来的声音》第3季,发现这里有很多极具创意的作品。许多青少年并非不会写、没创意,而是我们的语文教学限制和妨碍了他们的创意,而且他们也缺少放飞自己的创意和灵感的机会。现在有了“北大培文杯”这个创意写作比赛,起码可以提供一个平台,另外也可以刺激和活化那种僵硬的写作教学。创意写作只是写作的一种形式,不可能完全取代作文教学,高考作文会受到考试的限制,和平时的写作还是有些区别的,但创意写作的一些理念可以渗透到当下的作文教学中去,让学生放开来写,摆脱“套式作文”的束缚,告别空洞无物的“文艺腔”,写出富于青春气息的真情实感的文章。我希望创意写作大赛能真正打开“语文新空间”,唤醒青少年写作的兴趣与创意,唤醒语文的耳朵。

 

记者:您认为学生作文要写出创意,老师们应该如何指导?

 

温儒敏:“读书养性,写作练脑”,写作训练背后其实是思维训练,写作能力好,必定要脑筋清楚,思维活跃。那么想让作文有创意,除了解开束缚,关键还要多读书,多观察,多思考。我最近写了篇论文,提到培养读书的兴趣是语文教学的“牛鼻子”,其实也是作文教学的“牛鼻子”。一定要引导学生多多读书,适当练写,把读和写结合起来。现在的学生读书太少,语文课无论怎么折腾也都是难以奏效的。更令人担忧的是,如今读书风气冷淡,很多语文老师也不怎么读书了。再加上网络多媒体很方便,备课无非是东拼西凑,那就更不用读书了。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所以我建议语文教学不要滥用多媒体,语文老师还是要静下心来多读书,当“读书种子”。没有这一条,语文课作文课的水平提升就只是空话。

 

 

让文学来叫醒作文

 

施战军

 

在我的印象中,打我自己上中学那时起,中学作文的教学方式似乎就没怎么变过,老师会总结出许多写作文的模式让学生去模仿甚至背诵。我对中学作文的印象大概就一直停留在这种“新八股”的状态上。直到我参加今年“北大培文杯”决赛阅卷时,我才发觉这种印象略有误差。

 

我当时是看到了河南实验中学一个叫胡浩然的中学生的参赛作品《蒋扈氏》,它让我大吃一惊。这是完全不同于中学作文的一篇很成熟的文学作品。小说写的是孙子蒋红涛和奶奶的故事,其间贯穿着蒋家难言的困苦历程。小说完成度之高,令人肃然起敬,让人能嗅到文字间有小说家师陀的味道。所以我在评语中写下了我的赞叹:“《蒋扈氏》是这个年龄段少见的小说上品。让我们记住胡浩然这个名字吧,他将来也许会成为一个好作家。”

 

这让我反过来思考,现在中学的作文教育肯定是有问题的,孩子们不缺乏才华,但他们的才华为什么不能在作文中体现出来呢?温儒敏教授说主要问题一在于高考这个“指挥棒”,二是老师的问题。老师现在都不读书,怎么有能力教学生?有些老师的写作还不如学生。通常的教学方法只用灌输知识点的方式,文言文只讲字词不讲文以载道;美文讲授只重图解分析不重审美体验;作文课只讲谋篇造句不讲启迪思想……无法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甚至让写作文成为学生的一种负担。

 

就像“北大培文杯”一等奖选手新疆七十中的李蕤桐所说:“文字,是作者对读者的告解,是心灵的自我救赎。”而作文和写作的关系,就像“从脑袋上揪一根头发下来和剁一根手指头一样,难以相提并论。”文字应该是真实地记录生活,而不少高考作文的命题却往往让中学生一头雾水,写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事物,让中学生不知从何谈起。

 

“写你所知道的。”“给心灵一个说话的机会。”这是创意写作耳熟能详的话语。创意写作强调“创意第一性,写作第二性”,首先强调言有物,言有意,其次才是遣词造句、谋篇布局的功夫。这个写作的道理不能搞反了,没有“说什么”的问题,哪会有“怎么说”?所以,我们强调让作文回归事物,让想象回归现实,回到文学的起点上来,让文学来叫醒作文。

 

写作能力的高低意味着一个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有多大,甚至也可以衡量一个人对文化的理解程度。因此,写作不仅体现写作者基础知识的长度和宽度,更包含了他认知世界和理解社会的能力。在此基础之上,才能展现他感受人生、想象未来和编织梦想的能力。这是一种写作的美德。因此,最重要的是,让青少年亲近文学,懂得诉说人生,不一定是要把他们培养成未来的作家,而是为了让他们的心灵得到健康成长,进入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有助于他们成为一个会思考的人,一个幸福的人,一个更好的自己。在这个程度上,正如曹文轩教授所言:“让成千上万的青少年爱上写作,这是对中国教育的特别贡献。”

 

这种回归完全可以实现文学写作与中学作文的良性对接,要用文学的石子激活作文这潭死水,作文教育不能再装睡了,装睡的人也许偶尔会做梦,但是永远不能看到现实。作文甚至语文的教育应该是最有温度的教育,应该让孩子们在水里火里,在人生里,在社会里,学会生活,学会理解,学会爱,而不仅仅是在作文纸上排列字句。我们文学界应该和教育界一起担起这个责任,因为孩子是我们民族的未来,我们应该对青年有一个方向的引导,解放他们的想象力,提高他们认知世界的能力,充分展现他们的才华,进而才能把他们培养成为具有独立人格的现代青年。

 

【施战军,《人民文学》主编、著名评论家。】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