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滕王阁序》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2016-09-25 15:57:45|  分类: 高考范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滕王阁序》素材挖掘与写作运用

四川省绵竹中学  龚志华

素材挖掘:

【素材清单】

宴会之盛,景象之壮美,王勃登临滕王阁,因景生情,表达了他对人生路途的感慨,表明他虽报国无门却壮志不坠,处困顿而情操不移,遇逆境而壮志更坚的执著的人生态度,抒发了他交织于内心的失望与希望、痛苦与追求、失意与奋进的复杂感情。

【写作素材】

1、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2、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安贫,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3、王勃才华早露,仕途坎坷。年轻时,做沛王府侍读,因戏为《檄英王鸡》被逐出王府。高阁盛宴,美景良辰,引发了盛筵难再之悲、身世之悲。“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他空有才华,却无处施展,心怀明君,却有生不逢时、壮志难酬的悲叹。出于对生命的热爱,对环境的不屈,王勃发出了“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宣言,他知道不能因年华易逝和处境困顿而自暴自弃。自己虽然失意,但济世的信心并未泯灭,内心不平,但绝不学放纵不羁的阮籍为“穷途”而哭。人生总有太多的不如意,可生活还是要继续,太阳每天依旧会升起,要相信:希望永远就在自己心里。

4、王勃,短暂的一生,却馈赠给后人一份丰厚的遗产,这遗产不仅是词章华美的《滕王阁序》, 也不仅是唐代诗集中那些闪光的诗篇, 更是一种“老当益壮, 宁移白首之心? 穷且益坚, 不坠青云之志” 的心态, 一种“无路请缨, 等终军之弱冠; 有怀投笔, 慕宗悫之长风”的理想壮志。 他清醒地知道自己的才智, 能把握一展锋芒的良机, 成就自己。

5、南昌郡器宇轩昂的滕王阁在一个阴雨霏霏的傍晚,终于迎来了神情忧郁的大唐才子王勃。

  王勃背着简易的行囊,缓缓地行走在通往江南的崎岖蜿蜒的古道上。沿途的湖光山色让他淡泊的心绪变得透亮,洗尽京城的风尘,避开人生路途的磨难,大唐的天空忽而就变得清澈瓦蓝。二十六岁的王勃走出喧嚣的京城,走进唐朝美好的春光里来……

  诗意的王勃风尘仆仆,带着心灵的创伤,带着江北的凄凉,带着对父亲的湿热的爱,一头就闯进了洪都新府南昌郡,与满含热泪翘首以待的滕王阁不期而遇。

  唐王李渊的儿子李元婴建滕王阁时做梦也不会想到后来会有个旷世奇才王勃出现,否则,他会结结实实地耗些钱财让滕王阁永远风光无限。那时的李元婴是个落难的皇子,当其他的皇子们在父皇面前邀宠献媚、投机取巧之时,他被黯然流放到荒远的江南;当宫廷政变,权位易主之时,他仍然无奈地踞于悲凉的山水之间。但他反而把天地看得更加宽阔,放浪形骸之外,流寓山水之间,有时也纸醉金迷,挥金如土,他就是要让京城放心,弃却与他人争位的疑心!暮春之初,他忽而看中了倚江背城的这块风景秀丽的地方。建个阁楼吧,清风明月之时,纵情登览,把酒临风,何其乐也!乐而忘忧,人生几何!李元婴的滕王阁就这样以旷达的胸襟耸立于浩浩荡荡的江水之畔。日夜流逝的江水呜呜咽咽地诉说着滕王李元婴的悲与喜、忧与乐、辛酸和无奈。

  其实,王勃踏上南昌郡之前,都督阎伯屿已经为重新整修的滕王阁举行了三天的宴会。这场高朋满座、胜友如云的盛大集会是他精心组织的,他实在为自己修葺滕王阁的壮举杰作感到由衷的喜悦。春风柔韧拂面,沁骨的清爽让他心情舒泰。他率大小诸般官员登楼,眺览一望无际的山山水水,陡然升起一种豪迈。南昌郡啊,人烟阜盛,物华天宝,人杰地灵,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治理三年,如此盛景,岂不令人心醉!聚汇天下文人墨客于滕王阁下,赋诗歌咏,饮酒畅叙,岂不快哉!

  此时的王勃,正好就在滕王阁下,他不经意间抬头望了望阁楼;而这时,阎都督也恰好低下头,他们的目光就那么相碰,一闪而过,几秒钟,各自移开。此时,惠风和畅,波澜不惊,天地间一片清明。

翌日,各地文人才子佳士如鱼归大海,纷纷而来。碧水蓝天,滕王阁前人头攒动。阎都督满面春风坐于阁楼之上,四周围满大小穿花戴金着玉的各色官吏。眼望着天下英才俱入囊中,都督心花怒放。日升三竿,集会在礼乐齐鸣中开始。武士列阵,演练精湛技艺,百步穿杨,对阵舞戟,骑马夺彩,飞车掠阵,鼓声喧阗,喝彩不断。文人登台,磨砚展纸,挥毫泼墨,诗赋俱备,文采飞扬,气象万千。风流滕王阁,碧瓦溢彩,成千古绝境。

  王勃坐于阁楼东南一隅,看到如此胜景,早己陶醉其中,三杯酒着肚,已是微醺,一瞬间忽而悲从心来。想想李元婴终生怀才不遇,与自己何其相似!天耶?人耶?他抓起身旁的毛笔挥毫写下如许文字:“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他长叹一声,掷笔于地,奋然起身,抑制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转身悄然离去。

  阎都督注视着摆满台案的诗篇,喜不自胜。南昌郡,真是人杰地灵啊!他要印刻《滕王阁诗集》,于是向天下才子征集诗序。消息传出,众人齐呼,百官相和。夕阳在山,孤鹜翔天,王勃坐于阁前,感慨万千,思接千载,他向人借了笔墨,在台阶上,俯身写下旷世奇文《滕王阁序》。

  暮色霭霭,风平浪静,王勃凄然站起,望着滕王阁,心中千言万语向谁诉说?他潸然泪下,心中默默向滕王阁告别。随之,他踉踉跄跄奔向驿馆,提了行囊,在茫茫夜色中,顺着江边小路,无言离去……

  当阎都督看到《滕王阁序》,拍案叫绝,立马着人找寻那个叫王勃的年轻人。此时,王勃已经乘舟离开了南昌郡。滕王阁立于江边,默然地望着眼前这一幕,千头万绪汇成伤心与凄艳。

  大唐,不再会有王勃;王勃,注定与大唐擦肩而过。偌大的一个朝代竟容不下王勃这个匆匆过客,也许,他再也回不了烟柳繁华的南昌郡,再也看不到让人魂牵梦缠的滕王阁。

  风雨飘摇的滕王阁历经歌舞升平的昌盛年代,也备尝满目疮痍的艰难岁月,迭经兴废。而今,赣江之滨的滕王阁,伴着迷茫的烟雨仍旧日以继夜地翘首以待,等待那位从风雨中匆匆而去的大唐才子王勃归来。(《流泪的滕王阁》)

【素材激活】

光载千秋的王勃

生命之花凋谢在26岁年少有为之时,未尝不是一份遗憾与伤痛。流星般划过文学的天空,却留下永恒的光芒, 这又未尝不是一种生命的奇迹。从“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中,我读到了他的乐观与旷达;从“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中 ,我读到了他的缠绵与深情。

而真正读懂他——王勃,是从1300多年前的那场盛大的宴会上。“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秀丽如画的风景,荡气回肠的歌声,怀才不遇的悲凉心境,蓬勃进取的人生态度,撼人心弦。生动细腻的山川景、人文景、宴会景与强烈 真挚的宾主情、父子情、志士情融为一体,让人不能不为之动容。他用近乎唯美的文笔述说着他的所见所想,述说着他 的欢乐与苦闷,失落与追求。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渔舟唱晚、雁阵惊寒、萍水相逢??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他用精美的语言、飞扬的文采、极具个性的艺术才情为我们营造的一片令人心驰神往的文学天空。

生命,虽然对你太吝啬了,你反而跨越了生命,永远灿烂于文学历史的天空。

王勃:把名字写在水上的诗人

古今中外,诗人早逝不乏例子,似乎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如英国的雪莱、济慈,我国唐代的王勃、李贺,明代的夏完淳,现代的朱湘、海子、顾城等等。诗人的一生,就像流水落花,随春天而来,又随春天而逝,正如济慈为自己所题的墓志铭:诗人,是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水上的人。

在唐朝的诗坛中,王勃是一个真正的天才,14岁及第,可谓是少年得志,写了包括“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佳句,咏诵千古,被誉为“初唐四杰”;25岁时,便写出了杰出的散文《滕王阁序》,展现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登峰造极的意境,达到了个人成就的鼎盛时期。但他一生却仕途坎坷,多次遭贬,而且连父亲也受到牵累。

更为遗憾的是,他的生命如惊鸿一瞥,25岁即因渡海溺水,像一颗彗星划过夜空,刚刚在文化长河里绽放出人生中最耀目的一束光华,又立刻湮灭在这漫漫长河之中。历史并未给王勃留下太多的表演空间,他的生命太短暂了,但所幸的是,他以一篇《滕王阁序》显露了他的绝世才华,确立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树立了一座宏伟的丰碑。

王勃一生与水相系,近水成名,最后溺水而亡。或许王勃本身就是水的精灵,上苍只是暂时召唤他来为人间留下令人惊羡的诗文,然后匆匆离去。也只有这种解释,才能诠释他的诗文,为何有如此灵动与恢宏的气韵。而站在赣江边的滕王阁,假如它能对自己的命运做出最终裁决的话,我想它宁愿选择被毁,随王勃而去,因为王勃是它唯一的知音,正如俞伯牙终生放弃琴道,是因钟子期之死。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人生不过是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水上,无论你怎样用心着力,也无论你怎样漫不经心,随着迢迢远去的水流,我们的名字逐渐黯淡,及至最终消散,化为无形。

生命不论短暂或长久,只愿如夏花般灿烂,如流水般流转。

 写作运用:

《滕王阁序》是一篇序,同时也是一篇优美的骈文。王勃用富丽华美的词藻,称道洪州,记述盛宴,描写滕王阁的壮丽以及寥廓壮美的山川秋景,借以抒发自己愤懑悲凉而又不甘沉沦的思想感情。

上述素材可以应用在 “穷与达”“志向”“ 命运”“不屈”“逆境”“胸怀”“自信”“坚毅””“怀才不遇”“英雄出少年”“逆境与顺境”“直面挫折”“坚守自己的节操”“坚强、乐观”“意志坚定”“执着追求”“理想与现实”“考验”等相关话题、材料和命题作文中。

角度一:从执著角度阐述“志向”的话题

“老当益壮,宁移百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古往今来有多少有志之士,面对一切艰难险阻,总能执着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即使在郁郁不得志的逆境当中也不消沉放弃。东汉马援云:“大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王勃在此化用,警示那些“失路之人”不要因年华易逝和处境困顿而自暴自弃。而王勃此时正怀才不遇,但仍有这般情怀,确实难能可贵。

角度二:从面对困难角度阐述“不屈”“坚毅”等话题

“处涸辙以犹欢”,“处涸辙”原出于《庄子?外物篇》,有一条鲋鱼,在枯干的车辙中向庄子乞求升斗之水存活。王勃反其意借用,意思是所处环境尽管艰难困苦,而种种情绪却依然乐观豁达,年纪虽老,意志未改,更加奋发昂扬。

角度三:发扬老当益壮的精神

“老当益壮,宁移百首之心。”“老”只是肌体生命的老化,但人的精神生命却可以永葆青春。因此,人应该有不服老的壮志,即使处于人生的暮年,也要发挥余热,也要释放生命的激情,老也可以有所作为。

角度四:处于困厄中要保持积极心态

困境是对人志向的考验。志向一旦确立,就必然会遭受来自各方面的困扰,甚至打击。这是人生的必然。勇敢地面对困境,坚守自己的志向和追求,困境能让生命提纯,困境更能显示生命的硬度。

角度五:近墨者未必黑

“酌贪泉而觉爽”,人只要坚持高洁的精神操守,即使处于污浊的环境之中,也不会变色。人的品行受不受外界的干扰,关键在于自身的修养和定力。只要修养达到一定的水准,定力达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对外界的诱惑形成免疫力,无论多么污浊恶劣的环境都不能左右心性。

运用范例

1、扁舟载着一截悠悠的阁影,忧郁地前行,涌起的江浪层层间依稀可见当年王勃的风姿。这个自幼饱读诗书、贯通九经的青年,彳亍于线装书中陶陶然的青年,瑟缩在蜀地的乡居里,不再想读书之外的事情。蜀地去长安已遥遥又遥矣。无人识君,只有在迷惘中放纵文字:《蜀中九日》《盛泉宴》……人生有许多门,可其中一些门只对一些人是永远敞开的;不要试图去敲门,去敲人生遗憾的门。王勃若一心为文,历史也许重新改写吧。江水缓缓流,终有温柔得叫人落泪的时候。一介书生咬文嚼字,终有让人品错味的时候。该张皇,迷惘,失落,还是愤懑?毕竟人生不是“数点扁舟向斜阳”那样诗意、简单而又直观。——人无语,唯有惆怅地醉去。站在这玲珑典雅的阁上,赣江无限风情一览无余,王勃的梦魂可以与阁相依偎至永远了。

2、昙花在最光鲜的刹那凋零,流星在最灿烂的瞬间消逝,它们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在短暂的生命里展现了自己的极致。一个人的生命有长有短,而衡量其价值的标准则是其存在的意义,王勃, 25年的短暂人生,有过青云直上的腾达,有过直落深渊的贬弃,面对人生的大起大落, 他能直面挫折,笑看人生; 他能坚守理想,永不言弃; 他能直面自己,光鲜自己。他用他自己的坚守,他用他自己的旷达,他用他自己的才华,演绎了他的极致。人与人不能相比,如若要比, 比的应是你是否在发展自己,在成就自己,在追求个人的极致。

3、“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仕途不顺的他前往交趾探望父亲,一路上风餐露宿。当张灯结彩的滕王阁映入眼帘时,他将他的愁苦,他的愤懑,他的怀才不遇,连同那满腹的经纶,一并揉入了《滕王阁序》。“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里,又饱含了他多少心酸。“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里又有多少南昌的清山秀水。我读着吟着,深深地爱惜着,那篇华美的《滕王阁序》,道尽了南昌故郡里的美景,诉尽了王勃心中的抑郁,扬名了滕王阁,照耀了多少代的文坛!

“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这滕王阁里的热闹繁华本该与他无关,阎都督为了女婿扬名而开办的一场盛宴,本是让他拿笔推谦的,他却铺纸研墨,挥毫泼墨间洋洋洒洒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古名句,在座的人们惊异了,而后惋惜了,十四小儿被荐入沛王府,而就为了区区一纸的“斗鸡赋”,心胸坦荡而又才华横溢的他成了官场的牺牲品。惋惜,惋惜,除了惋惜,人们真的无言了。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本该不属于他的繁华成就了一代才子王勃,当滕王阁一幕成为远景时,他无忧地继续着他的行程。

可是——

每一个爱才的人遗憾了,还未折柳相赠,还未道一声珍重,还未依依惜别呢……遗憾了,却也无用了。我更愿意是龙王召他作了女婿,那天的长江是否也如今天一般如唱,如泣,如吟?

吟那首《滕王阁序》: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涛声呢喃,传诵至今,只是再没有王勃你那清瘦的身影,年轻而骄傲的眼眸了。

我站在滕王阁里,轻轻叹惜一声:千年的风雨里,王勃,你还好吗?(《惜滕王阁》)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