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传忠语文工作室

轻帆疾风

 
 
 

日志

 
 

海商聚落兴土坑  

2018-03-04 11:03:18|  分类: 个人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省级课题《泉港海丝文化校本教材(素材)

海商聚落兴土坑

 

       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经济文化交流交往的海上通道。明清时期数次海禁后,官方商贸呈减缩之势,民间的海洋经贸却得以发展。在海洋经济的滋养下,一些沿海村落发展出依海而生的“港市”区域——泉港土坑村仍保存着古民居群和古码头。这是明清以来当地通过海洋贸易汇聚财富、聚集商贾的见证,也是“海丝”沿岸“港市”的重要遗存。

远看红砖白石,燕尾脊成片,一排排古厝井然有序,近看雕梁画栋,飞檐翘顶依旧,置身这一延续几百年的古村落,昔日的繁荣昌盛清晰可见。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泉州北翼著名的海商聚落——泉港土坑,曾以对外贸易、商品中转兴盛数百年。 

土坑村,古时称塗山,亦称涂坑村,地处泉州市泉港区后龙镇中部,位于湄洲湾南岸,这是一个“起于唐五代,兴于宋元,盛于明清”的港口。据记载,早在唐、五代,土坑村就有聚落居住,先民依托这里港阔水深的良好条件,开展海洋贸易。清嘉庆版《惠安县志》载:“大蚶庙在添奇铺海滨,昔海涛汹涌,有物轮因高大,乘潮而至,乡人异之,为立庙。海商祈风亦能分帆南北,五代、南唐封光济王。”土坑村至今还留存着的供奉海神光济王的大蚶庙,见证了当时海洋贸易的点滴。位于福建省湄洲湾南岸泉港区后龙镇沿海中部。

明清时期,土坑先祖繁衍生息、经营守护,就曾出现了刘端弘、刘端山、刘端瑜三大海商家族,拥有高达60艘的外洋贸易船队,富甲一方。土坑成为古代泉州海上贸易的重点区域之一。同时,土坑村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文脉悠远。根据《泉州府志》《惠安县志》和土坑谱牒记载,仅在清朝时期,土坑刘氏就有各种科举仕宦、社会贤达70多人,其中考录举人13人,登榜进士5人。历经岁月浮沉、世事变迁,土坑村浮华尽褪、归返平淡,但仍留存有古民居群、古街道、古井、商铺遗址等物质文化遗产,亦留有土坑刘氏家规家训等精神文化遗产。在泉港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保护下,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者”,土坑村2014年获批第六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获得福建省历史文化名村福建省乡村旅游特色村泉州市十佳古民居等称号;村落中的19栋古大厝和5个环境要素(两条街、两口井、一个码头遗址)被福建省人民政府列为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海上丝绸之路·中国史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申遗点。

泉港地区自古海运发达,是东南“海丝”重地,与泉州古港码头自东北向东南连成一线。宋元时期,泉州海外贸易达到鼎盛,泉港地区海盐、冶铁等行业贸易快速发展,带动当地经济和社会事业的繁荣。“蛇冈蹑龟背,虾屿据龙头。岸隔诸藩国,江通百粤舟。”这是北宋惠安(今泉港涂岭)进士谢履的诗作,描写的正是当时家乡海上贸易的盛况。明清时期,虽历经倭患、“禁海”“迁界”等,但泉港地区远离泉州动乱中心,海洋贸易势头依旧强劲,造船业空前发展,这一带的峰尾澳、沙格澳为明清时期最为繁忙的港澳之一。

    土坑村有着600多年的历史,据说当时福建莆田贵族刘宗孔因避“靖难之变”,携眷至此。明朝永乐至清代乾隆年间,刘氏后代以祖祠为中心,南北两侧分四排而筑。

    据《涂山族谱》载,土坑村由明至清,建造有40多座大厝,均属石木砖结构,总占地面积约26800平方米,聚集成一片宏伟壮观的古民居群。这些建筑坐西北、朝东南,冬暖夏凉,排列有序。古民居建筑多为窜斗式结构,硬山式或卷棚屋顶,座座屋脊高翘,雕梁画栋。这些雕刻图案古朴,工艺精美,线条细腻,立体感强,具有较高的观赏和研究价值,是明清时期工艺美术的结晶。

土坑古建筑的庞大规模,离不开刘氏家族繁荣的海上商贸活动。明清时期,泉港海外交通贸易处于鼎盛时期。泉港土坑港市是当时颇具影响的港市商业区域,这些港市商业区域成为泉州海外贸易在内陆的中转站,海运的起点。随着对外贸易的兴盛,不同风格的专业店铺在土坑村应运而生,土坑刘氏族人进行了全民性经商,形成“街在古宅、宅在街中”的商业格局,经营范围包括当铺、药铺、布店、杉行等,形成了规模庞大的港市,商业辐射范围达到省内外、港澳台地区以及东南亚。因此形成了以屿仔壁港为主要港口,祠堂口、施布口两条主街道,厦门口市码头为主要货物聚散地的规模庞大的港市。

    土坑村刘氏先祖从事海上贸易历史悠久,自明永乐二年(1404)莆田的刘宗孔家族迁居土坑村,土坑人秉持勤劳、拼搏的精神,使得土坑村在清代脱颖而出,村子生意之大,远近闻名。乾隆年间,村里诞生了三支强大的贸易船队,一支由刘端弘(人称“刘百万”)率领的船队,拥有20艘三桅洋船;一支由刘端弘的大儿子刘建珍掌管,拥有18艘船只;还有一支则由刘端山、刘建布父子控制,有16艘同类洋船。他们海路走厦门、宁波、台湾,远至琉球、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地。

    开馆兴教 家规传世。清乾隆年间,土坑村人刘端弘购置大帆船,投身海上贸易事业,终成一方巨贾。据说刘端弘在村子里共建了18座大厝,还开设了6间当铺,身家以百万计,所以人们称他为“刘百万”。

    据传,刘端弘虽然没读过书,却一贯敬重文人,他一直渴望能在土坑营造书香氛围,让村民都有机会接受文化教育的熏陶,使土坑村能多出人才。于是,他和堂亲刘端瑜两人一拍即合,决定联手兴教。刘端弘为此开办了南文武馆“选青斋”,刘端瑜办了北文武馆“凌云斋”。为鼓励学习,在两馆中,习文者免费,习武者每日可获赠一粒鸡蛋。

    刘端弘和刘端瑜组建选青斋与凌云斋之后,村里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他们,于是顺裕文武馆、礼贡书院、三房文馆、三房武馆、五主文馆、横龙武馆、绣花楼学堂(专供女眷学习所用)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刘端弘、刘端瑜还重视引进人才,来助力村子教育事业的腾飞。他们特地从浙江请来名儒陈逢春,妥善安排他住在村里,令其能安心为学子授业。自从大力兴教以后,土坑人才激增、精英世出,村子被誉为书乡、学府,全村的经济、文化全面发展。据谱牒载,清代土坑金榜题名的文武进士、晋升仕人者达70多人。一时之间,村中旗杆林立,牌匾丛悬,文兴武昌。

   泉港自古海运发达,是东南“海丝”重地,与泉州古港码头自东北向东南连成一线。早在宋代,当时的沙格澳(今天的肖厝港)就有跟南洋群岛通行的记载。土坑先民依托肖厝港“水深港阔”的优势和峰尾半岛天然避风港湾的特点,大力发展海洋经济贸易,离岸的商屿岛成为商品交易和船只的停靠点,屿仔壁则成为货运码头和船只的避风港。海洋贸易的发展带动了土坑经济的繁荣,在当地形成了一条依托港口发展起来的街市——祠堂街。

清朝的乾隆时期,祠堂街是非常繁华的渔市。大船沿着海上丝绸之路到达肖厝港以后,经由屿仔壁码头的小船分装,然后由商人运到这里进行交易。交易的繁华带来了当地商业的繁荣。在这条街的两侧都是各种各样的店铺,当地人说店铺的名字也是以他经营的生意来命名的。就好像我身边的这座古厝,叫做打银铺,就因为当时这里是打银的店铺,而且还经营当铺生意。在这整个区域总共有八间当铺,足以看出海上丝绸之路对当地经济产生的影响。

        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土坑村于2014年获批第六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沧海桑田,随着时间的流逝,泉港土坑村港市已经褪去往日的商业繁华,港市遗址内的历史建筑保存状况良好,但由于自然老化、风化,及其受台风、暴雨等自然因素的破坏,许多古厝结构性腐朽、功能性退化现象突出。2016年,泉港区对土坑村的保护作整体规划,启动土坑海商聚落整治修缮项目,对古厝群进行保护修缮,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再现港市风采,让人们在这里细细品味古厝魅力,追溯那一段传奇的海丝故事。

土坑村的文化遗产主要有:

   物质文化方面:历经600多年的风雨沧桑,现仅存相对完整的古大厝27座,均属土、石、木、砖结构,占地面积1.68万平方米,聚集成宏伟壮观且具有闽南特色的古民居群落。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包括:白石宫、旗杆厝、刘氏祖庙、绣花楼、来铺当铺、提督府、选青斋、凌云斋等;具有代表性的要素及构件包括:圣旨碑、祠堂口街、施布口街、下门口铺、三孔井、八角井、石拱桥、镇水塔、白石宫三对透雕石柱、明代墙壁遗址(出砖入石)、百年老树攀枝花和十八棵古榕树等等。

非物质文化方面:海商聚落独特格局的一港两街一码头一港即屿仔壁港,两街即施布口街、祠堂口街,一码头即厦门口市码头);清光绪年间重抄的25塗山刘氏家规;颇具特色的地方戏剧土坑戏(原为惠安土坑剧团,属莆仙戏剧种);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泉港北管;正月十一妈祖出宫和正月十五妈祖出游习俗;参与乡村婚丧节庆的弦管乐队(文武管、文管、武管);以及吃祠堂”“乞彩活动等。另有部分非物质文化已失传绝迹,如弄金文”“拍胸舞”“装架等。

(参考刘益清、刘泽阳等文章)

知识延伸

刘开泰,号平岩,惠安梅峰铺涂坑乡(现泉港区后龙镇土坑村)人。先祖莆田人刘宗孔,于明永乐二年(1404年)开基土坑。其父刘端瑜经商有成,颇有家财。刘开泰生于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五岁入蒙学,道光十六年(1836年)中武举,次年联捷武科进士,诰授建威将军,任江西南赣总兵。在赣州,刘开泰治军有方,太平军几逼南赣而不下。如此乱世,百姓深受兵祸之苦,而南赣却能城池稳固民生乐逸,这在当时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咸丰皇帝龙颜大悦,嘉奖其功,赐其从一品顶戴,授提督衔。咸丰五年(1855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兵临城下,苦战半月之后,城里弓矢已尽,兵力所剩无几。十月十五日(阴历),南赣失守,刘开泰及其两个侄子(与刘开泰同榜进士)相继阵亡,曾在刘开泰身边为亲兵的一百余名刘姓族亲也全部战死。从此土坑人代代相沿把十月十五日这一黑色的日子,作为涂坑村的普渡日。刘开泰誓死固守,城破身亡,时年三十七岁。

刘开泰叔侄三人战死疆场,消息传至京都,咸丰皇帝震惊之余,伤悼不已,连说城池失守犹可收复,将才难求啊!为彰刘家一门忠烈,赐谥“两世三忠”,又因刘开泰首级已失,咸丰皇帝口赐“金头玉颈”,恩准灵柩归乡,钦赐专祠祭拜。刘开泰的好友,翰林、书法家庄俊元(泉州人)亲书匾额“两世三忠”。灵柩归乡时,沿途官员与百姓纷纷香火设祭。

刘开泰生受恩宠,死享哀荣。在土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其坟墓就建在前埔山(今属南埔镇先锋村),占地十余亩,谓“一山一穴”,墓地三厅建构,墓前竖立翁仲、虎马羊等青石雕像。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